赤裸的世界史
赤裸的世界史
又名:
赤裸的世界史/Naked World History Season 2,赤裸的世界史 第二季 벌거벗은 세계사 시즌 2
主演:
殷志源 曹圭贤 李惠成 
导演:
김형오 
状态:
更新至20210824期
语言:
韩语
地区:
韩国
上映:
2021-06-01(韩国)
更新:
22-08-10}
你是否也在寻找
赤裸的世界史第二季下载
赤裸的世界史剧情

《赤裸的世界史第二季》由殷志源、圭贤、李惠成出演。继上季度殷志源和李惠成展现完美化学反应之后,圭贤也将一起踏上世界史旅程。他们会提出观众们会好奇的问题,通过机智的回答和生动的反应,让世界史讲座变得更加丰富。预计每集都会有新的嘉宾出演,为节目增添新鲜体验。

赤裸的世界史相关视频
赤裸的世界史相关问答

寻一部欧美科幻电视剧,电视里播放过,女主是精神病医生,男主有特异功能,赤身裸体被发现在树林里。

天赐影片信中文片名:《天赐》 英文片名:《My Garden of Eden》 上映日期:2010年8月 发行: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 导演:孙 宪 出品人:谷国庆 / 孙宪 / 阎晓明 / 邱?模 / 唐劲松 / 单斌 总监制:张剑 于海远 孙开连 陆红实 丛德胜 总策划:袁学强 姜文秋 艺术总监:宁敬武 编剧:刘博 贾萃平 楚德 监制:张思玉 宋吉波 吴亚康 邹玉风 策划:林永清 单斌 朱文娟 摄影:孙宪 王建涛 于辉 制片人:孙为民 副摄影:王乐金 张振宇 制片主任:李建成 顾问:林乐强 田文玺 片名题词:岳重温 剪辑:贾萃平 主题歌作曲:陈彤 / 演唱:谭晶 旁白配音:徐静蕾 宁元元 张荠然 同期录音:袁理 / 后期录音:陈岩 / 混录:龙筱竹 环境声编辑:毛慧慧 / 旁白录音:倪笑牛 / 拟音:王磊电影简介 《天赐》将是中国首部鸟类故事片。2008年1月24日获国家电影局摄制许可证。该片历经七年七个繁殖期,采用高清磁带记录方式完成素材拍摄。影片讲述了一只黑尾鸥由出生到长大的艰难历程,期间经历了丧父之痛、失兄之痛直到最后失去母亲成为孤儿,在生与死的边缘挣扎的故事。影片采用实拍的原始方式,忠实的在客观存在的基础上完成故事的情节发展记录。故事梗概 每年春天成熟的黑尾鸥都要集结起来一起飞回家乡的小海岛,在那里哺育下一代。小岛曾经是美丽天堂,阳光明媚、鱼虾丰美各类的鸟儿们和谐相处。然而曾几何时,觅食开始困难,生存开始变得艰难,鸟类为了领地的争斗越来越频繁,这是噩梦、也是我的宿命。 在蛋壳的摇篮中我听到了大海的声音,我冲破了黑暗看到了世界。我惊叹海真大、天真高,我似乎明白我们为什么要有一对翅膀。 最初的探索付出了很大的代价,邻居无情的把我赶下山崖,掉入大海。当妈妈把我从海水捞起的时候,我提早体验了飞翔的滋味。 世上的幸福往往需要理由,世上的不幸却常常无端发生。父亲在海边咬中了鱼钩,再也没有回来,大哥被毒蛇咬中倒下了。二哥成了无辜的受害者。 我不知道,这世上还有没有安全的地方,我不知道,母亲不在身边的时候我该待在哪里。我希望能有一个容身的地方,我渴望能和大家和睦相处。但“家”已被凶悍的邻居侵占,家已经不再属于我了。我只能离开鸥群,躲得远远地,在母亲嘶哑的叫喊声中,我开始了孤独的成长...... 我忘乎所以地练习飞,连续闯入别人家的领地,招来连番的欺虏,我愤怒的反击,但渐落下风。危急时妈妈再一次从天而降,愤怒的扑向对手。妈妈不幸受了重伤。傍晚夕阳下她突然纵身跳下了悬崖。 我只有靠自己的努力活下去了…… 主人公黑尾鸥——人们习见但并不了解 黑尾鸥是亚洲东海岸独有的一种海鸟。 每年春夏,它们选择亚洲东北部海域的孤岛繁育下一代。 繁育期间,黑尾鸥有着和人类一夫一妻制相似的家庭结构。每对黑尾鸥一般产3枚卵,但小黑尾鸥的成活率只有30%左右。 秋天到来,所有的黑尾鸥都会离开春夏繁育生息的孤岛。它们分成无数小的群落,有的会飞到南方去,有的就在北部沿海地带流浪。直到第二年春天,重回孤岛。 【导演的话】 我们在海中的孤岛上拍摄黑尾鸥有七年之久,而黑尾鸥在这些岛上繁育生息已不知有几千万年了。七年零距离的融入黑尾鸥的世界,我们找回了对生灵应有的尊重和对自然应有的敬畏。生存很残酷,生命很脆弱,生命很顽强 ,生命还是很美好... ... 如果说《帝企鹅日记》是关于鸟的史诗,《迁徙的鸟》是关于飞翔的赞美诗,那么《天赐》就是鸟类世界的小说《活着》。黑尾鸥在飞禽的世界中 是一种很平凡的鸟,“天赐”也不是海鸥乔纳森 能够超越平凡... ... 天赐的理想就是平凡的活着,有着平凡的快乐和幸福,然后有一个平凡的家生儿育女,但她平凡的愿望 ,都可能只是一种奢望。 七年后的今天,当我们有机会将这一切变成电影,我们庆幸 ,庆幸自己的坚持并非毫无价值。《天赐》是关于黑尾鸥的电影,也是关于生命、生存、生长、生活得电影,在电影里 ,我们只说鸟 ,不说人。摄制历程 多年拍鸟 意外触“电” 孙宪和主创人员王建涛、于辉等都是威海人,现供职于环翠区电影公司。他们的履历十分简单:孙宪曾在曲阜师范大学学油画,毕业后成为电影公司的普通员工,后又开了一家文化传播公司;王建涛曾当过长途汽车司机、大修厂修理工,在济南广播电视学院学了两年摄影后,自己开了间小照相馆;于辉,则在电影公司跟孙宪学美工…… 就是这样普普通通的几名威海人,却机缘巧合地拍起了电影… 孙宪自幼喜欢鸟,鸟类摄影是他多年的最爱。威海,有美丽的天鹅湖,还有栖息着濒危保护鸟类黄嘴白鹭以及大群黑尾鸥的海岛,摄影资源可谓得天独厚。于是他决定将镜头对准这些美丽的精灵。 2002年5月,带着自费购买的摄影设备,孙宪他们走进了对他们来说既陌生又有点亲切鸟类王国。 时间长了,孙宪积累的素材日渐丰富,之后,他陆续剪辑了几部纪录片,其中纪录片《老袁的冬季》获得了四川国际电视节自然与环境类“亚洲制作奖”,收获了“金熊猫”奖杯。而其他获奖者都来自世界知名电视台。 2004年,孙宪手里已有长达两百小时的鸟类摄像素材,这是他们几年血汗的结晶。最初,孙宪想制作一部十几分钟的鸟类纪录片。然而,如此丰富的素材,让他感到有些难以取舍。就在此时,著名电影剧作家袁学强看了素材,认为可以剪辑出一部以鸟为主角的电影。孙宪欣然接受了这一建议。 这一重新定位,意味着孙宪要全部舍弃之前拍摄的“标清”素材,转而进行“高清”素材的拍摄,同时要给影片加入戏剧冲突等诸多艺术元素。尽管当时已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然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让孙宪没有料到的是,他们遇到的难度和挑战竟会如此之大。 扎根海岛 险中求“拍” 2005年4月,孙宪他们开始进行“高清”素材的拍摄,由此踏上了充满艰辛的拍摄之路。《天赐》的主拍摄地是威海的海驴岛。由于鸟大都筑巢于崖壁或顶峰上,每次拍摄,孙宪他们必须攀爬60多米高的垂直崖壁,而且还要背负几十公斤重的摄影器材,再加上岩石风化得比较严重,每行一步都要小心翼翼。 孙宪他们的拍摄时间是每年的四月下旬至八月初。岛上温差较大,五月上旬还要穿鸭绒服,一进入六月气温会陡升,地表温度接近40℃,一个夏季每个人的脸上都要脱三次皮…… 在海岛的日子里,很难吃到一顿热乎饭,几乎每天都在啃干粮,因为这,几个人经常闹肚子;有一次因为天气原因,船不通了,没有吃的他们不得不找来野菜充饥。潜伏是拍野生动物最有效的办法,但因为岛上的遮掩物相对较少,他们只能尽可能地坚持不乱动,尽可能地减少起立、坐下的动作,有时在一个点上一待就是一天。夏季岛上岩石散发的热气让人难以忍受,坐在上面就像坐在蒸笼上一样。另外,岛上的蚊子和一种叫“小咬”的飞虫,会不时地骚扰他们,这些飞虫的嘴能穿透迷彩服,凡是它们咬过的地方都会出现一个个又红又硬的大疙瘩,奇痒难耐,让人坐立不安。 与困难同时存在的,还有危险。其实,每一次顺着垂直崖壁爬上爬下,就是一件危险的事情,脚下的石头稍一松动,都会让他们惊出一身汗。 海岛上的天气变化无常。一次,孙宪他们上了主峰,没想到在中午时分,伴着电闪雷鸣,下起了大雨,开始他们很兴奋,因为只有在雨中拍出来的镜头感觉才到位。但拍摄了一会儿后,他们突然意识到了雷电的问题———旷野中摄像机在工作状态下极易“招惹”雷电。就在这时,一团火光闪过附近 的海面,一声巨大的雷声响起,他们感觉脚下的岩石都在颤抖……他们马上收工,此时,闪电一道又一道地划破雨幕,仿佛要把整个海岛撕碎。至今想起当时的情景,他们还有些后怕。 为了影片需要,孙宪他们曾去过大连的蛇岛等几个岛屿。有一次,王建涛在潜伏等待拍摄小鸟破壳时的场景,其间,附近一草叶上有一长约30厘米的怪物扑向了他,这只怪物长着蛇头和蜥蜴类的四只脚,幸好他及时躲过。事后老渔民告诉他们:当地人叫它“金腿蚂蚱”,是有剧毒的。于辉是个女孩子,在拍摄过程中也曾险些被毒蛇咬到。 艰苦的拍摄环境让他们伤痕累累。于辉上岛后,腰椎三节严重错位,拍摄时只能靠腰托支撑身体坚持拍摄。王建涛右腿曾被海岛的崖边尖石划伤,伤口深处露出白色的骨头…… 也许是鸟儿被他们的执着所打动,在岛上拍摄的最后3年,他们和鸟实现了零距离接触,鸟儿会不时地落在他们的摄像机上,与他们进行无言的沟通。在孙宪他们看来,这是一份特殊的收获。 每次拍摄时,孙宪他们三人会分三个机位各守一角,久而久之,业内人士送给了他们一个昵称:三脚架。 三角形是最稳定的结构。孙宪他们三人相互理解,相互支持,不离不弃,组成了最稳固的团队,由此,“三脚架”在海岛上越扎越深,越扎越稳…… 资金短缺 众手济“困” 摄制电影,需要资金。但是孙宪他们没有钱。因此,《天赐》一直处于营养不良的状态。当年,“金熊猫奖”颁奖时,孙宪就是因为拿不起路费而不能到四川领奖。当孙宪拍摄的纪录片《天鹅先生》成为克罗地亚国际纪录片节首映片时,孙宪还是因为没有路费而不能前往。 2008年1月24日,孙宪他们拿到了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局批准的电影拍摄许可证时,资金已经枯竭,完全陷入了绝境。 当年3月,山东盛泉集团决定投入资金,这使得影片的后期制作有了重大转机。然而,当年12月,资金再次紧张,刚在北京进入剪辑阶段工作的剧组又一次无奈停工。 2009年1月15日,春节临近,剧组放假。当把所有设备装到车上时,每个人都没有说话,孙宪的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各种滋味涌上心头。之后,孙宪独自坐在空空的屋里抽烟,屋里静得没有一点声音。他之所以没有和大家一起回家,就是想在北京看看能不能再找一条生路…… 峰回路转。2009年3月,威海增泓渔具有限公司为影片投入资金。孙宪他们又开足了马力。3月底,影片粗剪完成。当天,孙宪带着大家第一次出去吃了一顿自助餐。看着大家伙突然倍增的饭量,孙宪心中生出了很多自责和愧疚。 2009年10月13日,影片获得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局颁发的电影公映许可证,并被电影局确认为“中国首部原生态鸟类故事片”。同日,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相中《天赐》,并拟定投入资金,着手影片发行前的准备工作。除了这些企业积极支持外,市委宣传部、环翠区委宣传部也大力予以支持。老友单斌曾把一大袋现金丢到孙宪桌上转身就走,未等孙宪说一句客套话。之后又有几个同学慷慨相助。孙宪知道这些情意的份量,他由衷地感慨《天赐》是让“情意、信任”救活了。 生命坚韧 感谢有“爱” 随着《天赐》在全国公映的日子越来越近,孙宪说“《天赐》是幸运的”这句话的频率明显高了。确实,《天赐》是幸运的,孙宪也是幸运的。在影片剪辑工作结束后,其它方面的工作就要全面展开,特技制作、音乐创作、动效制作、主题歌曲等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 在随后的日子里,孙宪他们接触了很多艺术家,诸如交响乐作曲家甘霖、作曲家陈彤、青年导演宁敬武、剪辑师贾萃萍、录音师龙筱竹以及真情奉献的徐静蕾和谭晶,他们都为影片做出了贡献。孙宪坦言,在经历了无数风风雨雨后,很多曾经的伤心已经淡去,沉淀在心底最多的是感激。孙宪忘不了著名文学家、艺术评论家柯文辉老先生拉他到家里,和他促膝谈心,为他解惑鼓劲,并为他做的那碗玉米糊;孙宪忘不了未曾谋面的著名篆刻、书法大师吴颐人先生曾让人转给他们写有“三角架”的一幅字;孙宪忘不了70多岁的丛德升老先生带病陪他去北京,回来后就住进了医院……孙宪将所有的感动都化成了一句话:感谢有爱。这些年,曾有很多人问孙宪:这么折腾到底想干吗?“不为别的,因为《天赐》经历过了太多的磨难,但它始终勇敢地活着。我只是想讲一个关于生命成长的故事,我想把我看到的鸟世界里的故事讲给更多的人听。生命是平等的,生命都有尊严,那怕一草一木都应该尊重,这是我多年对自然、对鸟的理解。”孙宪如是说。 《天赐》讲的就是一只失去所有亲人的小黑尾鸥孤独地与命运抗争,历尽磨难后完成生长的故事。可以说,这也是一部励志影片,孙宪希望这能给所有身处逆境的孩子一点鼓励,让他们能够坚定地站起来,最终成为天之骄子! 这正如他创作的这部影片主题歌《通天的道》里写的那样:一条路伸向天涯海角,一颗心要把世界拥抱,生命在风雨之后闪耀,路到绝处是通天的道。影片看点 作为中国首部鸟类电影,《天赐》填补了国内影片的一个空白,导演孙宪是威海人,剧组的主创人员也都来自威海,影片在威海成山头海驴岛取景,资金来源大部分是威海本土企业及政府的投资帮助。拍摄过程中当地居民给摄制组提供了很多有价值的建议,从各个方面给予了很多指导和帮助。经过七年拍摄,摄制组对海驴岛及海鸟产生了深厚的感情。于辉告诉记者,等来年春天,她要回海岛看看那些海鸟。 为了提升《天赐》的艺术品质,剧组还邀请了徐静蕾为影片中成鸟部分进行配音,并请谭晶为影片演唱了主题歌《通天的道》,两大巨星的加盟给影片增添了巨大的光彩。



世界史上四大吝啬鬼

欧洲文学中的四大吝啬鬼 纵观欧洲文学发展的过程,汇集品目繁多的吝啬鬼群像,其中莎士比亚喜剧《威尼斯商人》中的夏洛克,莫里哀喜剧《悭吝人》(《吝啬鬼》)里的阿巴贡,巴尔扎克小说《欧也妮•葛朗台》中的葛朗台,以及果戈理小说《死魂灵》里的泼留希金,堪称为欧洲文学中不朽的四大吝啬鬼典型。 这四大吝啬鬼形象,产生在三个国家,出自四位名家之手,涉及几个世纪的社会生存,从一个角度概括了欧洲四百年来历史发展的进程。从创作的时间上说,泼溜希金出现最晚,果戈理的《死魂灵》写成于十九世纪四十年代。但从人物形象的阶级意识上说,泼留希金应列为最早,他是前苏联封建农奴制下的地主。夏洛克排行第二,他是十六世纪,即封建社会解体,资本原始积累初期旧式的高利贷者。阿巴公算作老三,他是十七世纪法国资本主义发展时期的资产者,葛朗台成了老四,他是十九世纪法兰西革命动荡时期投机致富的资产阶级暴发户。 这四代吝啬鬼,年龄相仿,脾气相似,有共性,又有各自鲜明的个性特征。简言之,泼留希金的迂腐,夏洛克的凶狠,阿巴公的多疑,葛朗台的狡黠,构成了他们各自最耀眼夺目的气质与性格。 一般公认,世界文学领域有四大吝啬鬼:一是莎士比亚笔下的夏洛克,二是莫里哀笔下的阿巴贡,三是巴尔扎克笔下的葛朗台,四是果戈理笔下的泼留希金。高中语文课本中选载其中三个供中学生阅读,这对开阔学生的视野、提高学生的审美能力有一定的作用。 英国杰出的戏剧大师莎士比亚在《威尼斯商人》中非常成功地塑造了夏洛克这个贪婪、阴险、凶残的吝啬鬼形象。夏洛克是个资产阶级高利贷者,为了达到赚更多钱的目的,在威尼斯法庭上,他凶相毕露,"我向他要求的这一磅肉,是我出了很大的代价买来的,它是属于我的,我一定要把它拿到手里。"象一切吝啬鬼一样,贪婪是其共性。夏洛克之所以拒绝两倍乃至三倍借款的还款,而坚持按约从商人安东尼奥的胸口割下一磅肉,是因为安东尼奥借钱给人时不收利息,影响了夏洛克的高利贷行业,所以他要借机报复,致安东尼奥于死地,好使自己的高利贷行业畅行无阻,从而聚敛更多的财富。夏洛克作为典型的吝啬鬼形象,其个性是阴险凶残,当法庭调解让借款人安东尼奥出两倍甚至三倍的钱偿还他时,夏洛克险恶的说:"即使这六千块钱中间的每一块钱都可以分作六份,每一份都可以变成一块钱,我也不要它们,我只要照约处罚。"说着便在自己的鞋口上磨刀,时刻准备从安东尼奥胸口上割下一磅肉,凶残地致安东尼奥于死地,而且一味固执,没有丝毫的同情怜悯。这就是夏洛克不同于其他吝啬鬼的个性。中学生阅读欣赏时,一定要把握其这个个性。 法国批判现实主义文学大师巴尔扎克在他的名著《欧也妮•葛朗台》中也塑造了一个典型的吝啬鬼形象——葛朗台。高中语文教材选文时只选其《家庭的苦难》一章中的一部分,并且给选文定名为《守财奴》,"守财奴",即看守财产的奴隶,人本应是财产的主人,是财富的支配者,可是葛朗台却成了守财奴,"看到金子,占有金子,便是葛朗台的执着狂",金钱已经使他异化。他为了财产竟逼走侄儿,折磨死妻子,剥夺独生女对母亲遗产的继承权,不许女儿恋爱,断送她一生的幸福。作者通过葛朗台一生的描写,深刻揭露了资本主义社会中人与人之间赤裸裸的金钱关系。 贪婪和吝啬是相辅相成的,吝啬鬼们聚敛财富时都是贪婪,在使用财富时都是吝啬。象其他吝啬鬼一样,葛朗台既贪婪成癖,又吝啬成鬼。 但巴尔扎克毕竟是大手笔,他笔下的葛朗台作为吝啬鬼的典型性是"执着狂",尤其是一个"狂"字,高度概括了葛朗台的个性特征。中学生欣赏这个人物形象时,只有抓住"狂"字这把钥匙,才能深刻领会其典型性。过了七十六岁的葛朗台老头在看到女儿把玩自己的定情之物金梳妆匣时,竟"身子一纵,扑上梳妆匣,好似一头老虎扑上一个睡着的婴儿"。一个"纵"和一个"扑"字将老葛朗台贪婪到发狂的形象活化到纸上。当独生女声明匣子是情人寄存的,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扑过去想抢回时,老头竟"使劲一推,欧也妮便倒在母亲床上。"梳妆匣上镶嵌的金子异化了父女之情,使吝啬鬼发狂。但抢夺女儿的情物梳妆匣把太太气得晕死过去的现实使葛朗台从癫狂的漩涡中跳出,变得异常清醒,"孩子,咱们别为一个匣子生气啦,拿去吧",老箍桶匠马上把匣子扔到床上,并且到自己的密室拿一把金路易来也摔在床上,声称是送给欧也妮的。葛朗台的"大方",搞得太太和女儿面面相觑,莫名其妙。其中的隐秘只有吝啬鬼自己清楚。为一只梳妆匣气死了太太,女儿按律将继承家庭财产的一半,那等于要了葛朗台的命,狡诈的葛朗台知道以小失大划不来,便百般讨好自己的女儿,甚至常在她面前哆嗦,装模作样,以亲情为诱饵,骗女儿放弃对亡母财产的继承权,并且常利用女儿对情人的特有感情占便宜。这些都表现了吝啬鬼个性的另一个侧面——"狡诈"。但葛朗台毕竟是拜金狂。当他到弥留之际,生命力退守在眼睛里时,他能够睁开眼时,竟几小时地用眼睛盯着金子,脸上的表情仿佛进了极乐世界。当神甫把镀金的十字架送到他唇边,给他亲吻基督的圣像,为他做临终法事时,他竟做了一个骇人的姿势,想把金十字架抓到手里,这最后的努力送了他的命。他临终对女儿的遗言是"把一切照顾得好好的,到那边来向我交帐。"一生疯狂地追求金钱,占有金钱,最后被金钱所累时仍竭力呼唤着金钱而走向坟墓,金钱已经使他异化成鬼,一个疯狂狡诈的吝啬鬼。 中学生欣赏这一典型形象时,只有抓住其性格特征——癫狂和狡诈,才能深刻理解其典型意义。 象莎士比亚和巴尔扎克一样,俄国文学大师果戈理在他的名著《死魂灵》中也塑造了一个吝啬鬼形象——泼留希金。中学语文教材选文就定名为《泼留希金》。 作为吝啬鬼,夏洛克和葛朗台虽个性不同,但都有贪婪吝啬的共性,都是处心积虑地聚敛财富的资产阶级代表。而果戈里笔下的泼留希金则是俄国没落地主的典型,是俄国封建社会行将灭亡的缩影。虽然贪婪吝啬三者如一,但腐朽没落则是泼留希金的个性。他实为富豪却形似乞丐,这个地主蓄有一千以上的死魂灵,要寻出第二个在他的仓库里有这么多的麦子麦粉和农产物,在堆房燥房和栈房里也充塞着尼绒和麻布、生熟羊皮、干鱼以及各种蔬菜和果子的人来就不大容易,然而他本人的吃穿用度却极端寒伧。衣服很象一件妇人的家常衫子,且沾满了面粉,后背还有一个大窟窿。头上戴的帽子,正如村妇所戴的,颈子上也围着一种莫名其妙的东西,是旧袜子?腰带还是绷带?不能断定。但决不是围巾。他的住室,如果没有桌子上的一顶破旧睡帽作证,是谁也不相信这房子里住着活人的。他的屋子里放着"一个装些红色液体,内浮三个苍蝇,上盖一张信纸的酒杯......一把发黄的牙刷,大约还在法国人攻入莫斯科之前,它的主人曾经刷过牙的"。泼留希金虽家存万贯,但对自己尚且如此吝啬。对他人就可想而知了。女儿成婚,他只送一样礼物——诅咒;儿子从部队来信讨钱做衣服也碰了一鼻子灰,除了送他一些诅咒外,从此与儿子不再相关,而且连他的死活也毫不在意。他的粮堆和草堆都变成了真正的粪堆,只差还没人在这上面种白菜;地窖里的面粉硬得象石头一样,只好用斧头壁下来......泼留希金已经不大明白自己有些什么了,然而他还没有够,每天每天聚敛财富,而且经他走过的路,就用不着打扫,甚至偷别人的东西。这就是泼留希金的所作所为。 欣赏这个人物,首先抓住他的腐朽没落的本质特征和他对自己吝啬之极的个性,才能充分认识作者塑造这个形象的社会意义。 总上所述,高中语文教材所选的三个吝啬鬼形象,其共性都是敛财时的贪婪和用财时的吝啬,但贪吝的特征却各不相同。夏洛克和葛朗台虽都属于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但前者是高利贷者,后者是资产阶级暴发户;前者贪吝得阴险凶残,后者贪吝得狡诈癫狂。而泼留希金则是俄国腐朽没落的地主阶级的典型,与前两个不同的是他竟对自己极端吝啬,以致形似乞丐而实为巨富。这三个人,金钱都将他们异化成鬼,成了金钱的奴隶。 莫里哀是十七世纪法国古典主义喜剧大师,他的创作对一切不合理性的社会导恶现象进行了辛辣的讽刺。《吝啬鬼》一剧的情节从古罗马作家普劳图斯的《一坛金子》脱胎而来 。主人公阿巴贡是个典型的守财奴、吝啬鬼。他爱财如命,吝啬成癖。他不仅对仆人及家人十分苛刻,甚至自己也常常饿着肚子上床,以至半夜饿得睡不着觉,便去马棚偷吃荞麦。他不顾儿女各有自己钟情的对象,执意要儿子聚有钱的寡妇,要女儿嫁有钱的老爷。当他处心积虑掩埋在花园里的钱被人取走后,他呼天抢地,痛不欲生,活画出一个视钱如命的守财奴形象。 莫里哀擅长塑造概括性很强的艺术形象。阿巴贡几乎成了吝啬的代名词。莫里哀笔下的人物性格鲜明,但稍嫌单薄,近于批评家所说的"扁形人物"。莫里哀的喜剧大多遵循古典主义的"三一律"原则,冲突集中,结构严谨。莫里哀常用"闹剧"手法来营造喜剧气氛,增强喜剧的讽刺效果。